欢迎进入88必发游戏官网登录!

24小时服务热线

400-029-9295   029-88225579

88必发

CONTACTUS

联系方式

400-029-9295

西安市未央区开元路南段108号蓝天华庭3栋704室

最新新闻 >更多
协会窗口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>88必发>>协会窗口

H7N9、求你“拥抱”我吧!
发布者:管理员   |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8-14   |   所属分类:协会窗口   |   阅读次数:588

H7N9、求你“拥抱”我吧!

H7N9、求你“拥抱”我吧!

——鸡民“寻”死的悲苦历程


    下边是我一位兄弟叙说他养殖土鸡的悲喜历程:

    我是一位癌症患者,术后没去治疗,而是上山了休养了——我想把我最后的日子,拥抱着大自然度过。可没想到却渐渐地好转起来,欣喜之余,不甘寂寞的我总想发挥“余热”——经过深思熟虑后,在亲友的资助下、在我休养的樱桃沟的村子支持下,我养起了土鸡。

    我先上2500羽土鸡,可能是上天眷顾我,我的鸡长的很好。虽然,当年就有H7N9肆虐(那时还叫“禽流感”)。不过,我的鸡还是长的很好、虽然,也有媒体在“宣扬”(却在可承受的范围),但我的鸡长成以后,还是卖的很好——那些远邻近舍的亲朋好友们,都不遗余力的为我宣传,也可能是这些善良的人在眷顾我,他们都来我养鸡的地方购买……就这样,第一批鸡很快就销售一空,而且赚的金满钵满、欣喜之余,又请亲友们资助,增加了圈舍把存栏量又翻了一倍……2014、15、16叁年虽然也有H7N9肆虐,但我还安然度过了。到16年低,我的存栏量已经达到了一万羽,我的技术水平,我的“人脉”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,周围四邻五舍的人,都知道“山地放养鸡”——我的鸡养的很真实,不用任何抗生素和激素类药品。使用“干净”的饲料,辅以新鲜的空气和甘甜的山泉水,因而母鸡汤鲜蛋香、公鸡肉紧致味美。樱桃沟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,就是远道的游客,在尝过之后,也会要求我们快递给他们,以满足他们的口舌之欲……

在这四年里,除了高昂的医药费由我自己支出以外,当初治疗时借亲朋好友的也还了一些,而且从最早的存栏2500羽也增加到了10000羽,只是亲朋好友支持的启动资金还未还上。不过,望着满山雄鸡,遍野啼鸣,还是满心欢畅。然而,好景不长,2017鸡年来临,一切都成为灾难……

    鸡年2月,正是鸡出栏之日,H7N9来袭,全国媒体一致同声。政务部门休市且禁止出境。顿时、行情一落千丈:鸡已能达标上市,但无法销售、而鸡每日必食。仅每日饲料就需3000元以上……一个半月下来,十几万元就化为泡影。后经韩部长辟谣,行市稍有好转————价钱虽低却还走了三车(约3000余)可好景不长。突然之间,H7N9又尘嚣再起,各地传闻H7N9病患者死亡“层出不穷”,鸡市萧条甚于往日(但有别于往日的是白羽肉鸡日渐恢复,而散养土鸡、无人问津)……等了十余日,市场更甚……

    我静下心来,用心去揣摩整个过程,我渐渐好像明白了:所有矛头都指向了活禽销售,和韩部长辟谣前不同的是,这次是有针对性的……我顿时有些天“塌”下来的绝望感觉——初期投入的20多万元是兄弟姐妹资助的,现在两个多月的消耗,三年的辛劳已被鸡吃没了,如今余下的鸡亏钱已经是定局。而且,按现在的政府规定,出境销售手续也办不下来,而本地市场有限,每天也卖不了多少,况且即使能出境现在的低价,售完以后也保不住兄弟姐妹资助的一半……

政府是君临天下的“天子”,而我们“鸡民”充其量是可被遗弃的“子民”,君叫臣死、臣不得不死……那就死吧!

    死心已定,我开始设计自己“寻死”方式:我想让我的死亡有意义,最起码能给别人和社会有帮助才行!于是我想起了“禽流感”的由来,查了很多资料,发现凡是H7N9的死亡病例都有活禽的接触史的说法,只是我一直不明白的是:我们这些养鸡的、卖鸡的、杀鸡的为什么得不上。而且,我六七十岁的老父老母一直在给我们帮忙养鸡,而他们也一直安然无恙。所以,我们养鸡肯定得不上H7N9、只有按照媒体和卫生部门 “指定”的,去活禽市场接触活禽(在养殖场是不行的)才能感染上H7N9把。也只有这样,我才能给广大鸡民说:都去养白羽肉鸡吧,别养土鸡了——也只有这样死去,我才能死的瞑目,才算死了也能给我现在从事的行业有帮助,才死的有意义……

    设计好死法以后,我悄悄地停止了提高免疫力的药物,(我们癌症康复者,每天必须两次服用提高免疫力的药物)五天后,踏上去往成都的列车(因为成都已经“发现”了五例患者、死亡数不详)。

    下了车,我直奔成都最大的活禽批发地——三联市场、市场一片萧条,整个市场上,人迹寥寥,我按照官方“规定”的H7N9感染的方式,走遍了市场上的每一家,摸鸡视鸭、从不作短暂停留,甚至来协会在成都的办事处,以个人名目免费给他杀鸡拔毛……我没有采取任何消毒措施,接连数日,身体除了有些弱,不曾见官方说的任何症状。然而,还是有人在这个市场感染了H7N9……天哪,我一个免疫力低下,年已五十的癌症患者怎么就感染不上呢?我悲感之极、痛哭无措,茫然不知去往何处……突然、有报道称,陕西咸阳又发一例感染者,已经死亡,我欣喜若狂,连忙搭上去往陕西咸阳的列车,下车直奔官方报道的检测机构。询问感染在何地、竟然无所知。无奈之下,我跑遍咸阳的所有活禽销售地点……跑了一个星期,依然得不到任何消息,而自己除了累一些之外,还是不见发烧,咳嗽等症状,无奈,我又来到死着的死亡之地——交大附院,还是无所知……睡一觉起来,感觉头有些晕,试了试额头,感觉有些烧——此刻如五味杂陈,我记下了自己的症状,通知了在西安的协会,要求他们和我一起去医院确诊……

    协会接到了疑似患上H7N9的患者来电,我立即停下手头所有的工作,和他一起去了交大附院……一番检查之后,医生给了一个轻微感冒的结论,不用住院,输了液就让走人,我欣喜不已和他谈说时,他放声大笑,连叫:“我寻死也这么难!”我愕然、连忙问其缘由:他在一番痛哭之后和我说了以上这些话……

    我无言以对,劝说他服些增加免疫力的药物,留他住了一宿,劝说待他平静,把他送上了回家的列车……

    【作者语】民众安全乐业是为民生,当民生而无望、死而无门,民则不安,民不安、则国泰何在?

    留“草民”一条生路,为民、为国!

 

2017年5月



400-029-9295